新匍京公司-最全网站手机版app官方下载 > 其他 > 沙钢集团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4.49亿股股份,沈文荣合计控制沙钢集团46.99%的出资

沙钢集团持有公司无限售流通股4.49亿股股份,沈文荣合计控制沙钢集团46.99%的出资

2020/02/04 08:18

【机械网】讯  江苏沙钢股份有限公司于2015年2月16日接到公司控股股东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沙钢集团”)通知,沙钢集团于2015年2月16日与境内自然人李非文、刘振光、黄李厚、李强、王继满、朱峥、刘本忠、燕卫民、金洁分别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沙钢集团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868,837,572股(占公司总股本1,576,265,552股的55.12%),上述自然人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上述自然人与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之间亦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及关联关系。沙钢股份将于2015年2月25日开市起复牌。  公告称,本次股权转让不会导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沙钢集团仍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沈文荣仍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在本次股权转让发生前,沙钢集团持有沙钢股份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182,269,558股,占公司总股本75.00%。沈文荣直接持有沙钢集团387,365,447.65元的出资,占沙钢集团注册资本的29.32%,是沙钢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沈文荣还通过张家港保税区润源不锈钢贸易有限公司控制沙钢集团233,417,823.10元的出资,占沙钢集团注册资本的17.67%。即本次股权转让发生前,沈文荣合计控制沙钢集团46.99%的出资,间接控制沙钢股份75%的股权,是沙钢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而在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沙钢集团将持有沙钢股份313,431,986股股份,占其总股本的19.88%,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沈文荣个人所持沙钢集团股份并未变化:直接持有沙钢集团29.32%股份、另外通过张家港保税区润源不锈钢贸易有限公司间接控制沙钢集团17.67%股份。【打印】 【关闭】

除此之外,2017年7月,沙钢股份实际控制人沈文荣控制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作为主要投资人参与了东北特钢的破产重整。目前,相关45亿元的资金已经到位,东北特钢的业绩也实现盈利。

春节过后刚上班,中国最大的民营钢企沙钢集团就在资本市场抛出一枚重磅炸弹,激起市场惊叹无数。原因何在,沙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沙钢股份一举被转让出去55.12%的股权,由此也将给沙钢集团带来约46亿元的收益。令人好奇的是,沙钢集团乃至其董事局主席沈文荣为何甩出此大手笔交易,这是一笔什么样的买卖?  在后续媒体的报道里,炒作说、转型说、卖血说等结论不一而足,甚至有“钢铁沙皇”之称的沈文荣撤出钢铁业都成为可能。然而,仔细研判这个钢铁上市公司的本身情况,你就会发现各种皮囊之外的分析是多么不靠谱。  沈文荣依然是实际控制人  单从表面上看,这种直接把大多数股权卖出去的做法确实给人一种“老子不玩了”,准备毅然离场的印象。按照沙钢股份的公告,沙钢集团于2015年2月16日与九位境内自然人分别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沙钢集团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868,837,572股(占公司总股本1,576,265,552股的55.12%)。  此次股权转让价格为每股5.29元,合计作价约45.96亿元。也就是说,沈文荣的沙钢集团以约46亿元的价格将旗下上市公司沙钢股份的多数股权卖给了九位不同的投资者。各家股权安排也是差不多,基本都是出价5亿元左右购得5%左右股权。  这显然是一场事先约定好的股权分配方案,也可谓费尽心机,从1月30日停牌起算,沙钢股份为此准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然而交易本身诸多的看点仍让人浮想联翩。  具体来说, 从九位接盘者的身份分析,媒体认为这场交易的炒作成分巨大,入局者恐怕不怀好意;从转让的收益分析,有评论认为沙钢集团回收大批资金是在融资自救;从转让的股权比例看,甚至有评论认为,沙钢集团此举“不排除沈文荣意欲退出钢铁行业的可能。”  好事者总是从最坏的角度来看待不寻常的突发事件。而当时沙钢集团为了避免人们妄下猜测,随后还专门出具了一份的律师所报告警示,股权转让不会导致沙钢股份控制权变更。  协议签署前,沙钢集团持有75%沙钢股份股权,而沈文荣则是沙钢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直接或间接持有沙钢集团46%股份。如今的转让使得沙钢集团的股权将下降至19.88%,但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律所认为集团仍是控股股东,所以沙钢集团一再强调,沈文荣仍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上市公司不足沙钢一成资产  如果沈文荣无意退出,为何要转让多数股权,失去绝对控股地位?要看清此次交易的影响以及本质,仍需要翻翻沙钢股份这家看似代表了沙钢集团,实则仅是个资本运作平台的老底。  沙钢股份的前身是已经被实施退市处理的*ST张铜。2011年4月8日开始,沙钢集团正式开始在中国A股市场拥有一家自己的上市公司—沙钢股份(002075.SZ)。而*ST张铜作为国有上市公司曾经创造了深圳中小板市场退市第一股的纪录。  当时的操作模式是,*ST张铜向沙钢集团旗下淮钢特钢发行约11.8亿股,收购其63.79%的股权。交易完成后,沙钢集团持有*ST张铜74.88%的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同时沙钢集团旗下的淮钢特钢也实现了借壳上市,并随后改名。  按照当时淮钢特钢的资产状况,这家公司的资产总额刚刚超过100亿元,2010年完成的营业总收入为125.37亿元。及至目前,2014年财务数据还没有出来,引用2013年数据的话,该公司资产总额已经萎缩至83.82亿元,营收下降至了107.87亿元。而翻看沙钢集团的数据,公司当前总资产约1700亿元,而2014的营业收入高达2485.36亿元,这一数据几乎相当于沙钢股份的24倍。  也就是说,沈文荣仅仅拿出手里不到一成钢铁资产的一半股权转让了九位投资者,由此获得了46亿元的融资额。即使不说是九牛一毛,也可以是定性为小菜一碟,从这个角度看,沙钢股份的股权转让很难作出过多意味深长的解读,因为本身就是一次套现操作。  其实也可以理解为,这桩交易就是沈文荣苦心安排的一石多鸟乃至N鸟的计谋。公司公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筹集转型发展所需的资金”,以及加强上市公司的自理、自治,努力推动上市公司战略扩张,加速产业布局,延伸产业链,推进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健康发展步伐。  沙钢集团融资前路仍可猜想  沙钢股份虽然名义上好像代表沙钢集团,但是其实际仅是沙钢集团旗下以淮钢特钢主体的一部分业务。当年,借壳上市时,外界也曾多方猜测,沙钢集团是为了将来整体上市做准备,但是几年过去,沙钢集团上市反而越来越沉寂了。  最近是在去年8月份,公司高管在接受投资者询问时曾表示,会在适当时候考虑整体上市。但是在更早前的2011年2月份,沈文荣接受网易财经专访时还曾放狠话表示,“我不想整体上市,以后5年10年之内不想。”  一方面在是否整体上市策略上摇摆不定,一方面又在利用现有的上市公司平台充分发挥融资功能,可见游离于资本市场之外的沙钢集团其实一直不曾缺席过去五六年的资金盛宴。  只是沈文荣的操作大开大阖,一出手即令外界目瞪口呆。通过转让上市公司多数股权广泛融资的手法恐怕也只有沈文荣这样财大气粗有底气的业界大佬可施展开来。当然,他也留下一手,即分散出售股权,各家都不多,而自己仍保有大股东地位,确保不会因为新来的战略投资者而使得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旁落。  但是,最后说来说去,看到沙钢股份在公告中露出的尾巴,未来究竟走向何处,现在人们根本难以从封闭的沙钢集团内部探听出消息。话是这样说的:“沙钢集团不排除在未来6个月内继续减持在沙钢股份所拥有的权益股份的可能性,并承诺未来6个月内不发生因沙钢集团主动减持而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的情形”。  这是什么意思?显然沙钢集团有意继续坚持,而6个月后有可能沙钢股份的实际控制权都会发生变更。真的会走到这一步吗?即便心里咯噔一下,但是从目前的迹象判断,沈文荣是不会主动放弃这个融资平台的。

2015年2月,他也是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从沙钢集团处获得了目前所持有的沙钢股份股权,当时的转让价为每股5.29元。

作为中国最大民营钢企沙钢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在业界素有“钢铁沙皇”之称。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沈文荣旗下上市公司沙钢股份经历了股权出售、停牌半年、资产重组失利、股价连续跌停,留给资本市场和沈文荣自己的是个资本未了局。  大股东紧急增持亿元  2月3日,沙钢股份再度以跌停收盘,这是沙钢股份自1月21日复牌以来的10个交易日内“吃下”的第9个跌停。沙钢股份连续跌停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公司在经历半年多的停牌后,突然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  沙钢股份于1月20日公告,公司自去年6月25日停牌并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但由于重组涉及境内外资产收购,金额较大,程序较为复杂,交易方案设计的难度较大。虽然交易各方就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中涉及的重要商业条款进行了多轮谈判及方案修改,但最终就本次交易标的的资产范围、估值、盈利补偿等核心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公司为此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沙钢股份还表示,公司此次还计划购买涉及IDC互联网数据中心的某企业的控股股份,但最终就购买资产的估值等核心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沙钢股份强调,此次收购新能源汽车项目以及寻找IDC互联网大数据的投资机会,均是为了实现公司的转型发展,但这两个领域的项目合作,均由于交易各方就有关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  根据沙钢股份近日披露的业绩预告,2015年全年公司预计亏损7650万元至1.035亿元,而上一年为盈利3521.64万元。  当前我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行业竞争激烈。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重点钢铁企业利润总额为亏损645.34亿元,而上一年为盈利225.89亿元,即钢铁行业去年出现全行业亏损。这也是沙钢股份推进重组转型的大背景。  实际上,如果沙钢股份此次资产重组顺利完成,沙钢股份将实现向新能源、新材料以及IDC互联网大数据等领域的转型及布局,“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增强公司盈利能力,进一步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  但此次资产重组失利,直接给沙钢股份的股价带来了沉重打击,其股价自复牌之日起就接连跌停。2月1日,沙钢股份控股股东沙钢集团紧急推出增持计划称,基于对沙钢股份未来转型发展的信心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集团拟自2月1日起的12个月内以不低于1亿元增持沙钢股份股票,并承诺在增持计划期间及法定期限内不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  2月1日、2月2日,沙钢集团迅速在二级市场出手增持500万股、506.7万股,但是2月1日当天沙钢股份仍以跌停收盘;2月2日沙钢股份打开连续的跌停,下跌6.51%报收9.48元/股。  以前述两个交易日的股价以及累计1006.7万股的增持量测算,沙钢集团出手增持的金额已经接近于承诺的1亿元。沙钢集团还表示,不排除后续择机继续增持公司股份。但是,从沙钢股份2月3日再度跌停的股价表现看,沙钢集团紧急推出的增持计划以及快速的出手增持,仍未让投资者恢复信心。  多位股东隐现质押风险  随着股价的连续跌停,沙钢股份多位股东隐现质押风险。  资料显示,在2015年4月28日、5月5日、6月3日、6月4日和6月9日,沙钢股份的股东李强、王继满、朱峥、金洁和燕卫民,分别进行了股权质押,质押股份数量分别为5000万股、5000万股、4000万股、4000万股和5000万股,这些股权分别占几位股东所持股的50%、50%、40%、50%、62.5%,且这些质押股权合计占沙钢股份总股本的14.59%。虽然这些股东仍有股权可以补充质押,但股东在股价高位时进行的股权质押,是否会因股价连续跌停而出现风险受到投资者关注。  钢铁业观察人士指出,这几位自然人股东进入沙钢股份的时间可以追溯到2015年春节前后,而这也是本次沙钢股份筹划资产重组、进行转型发展的起点。  2015年春节后首个交易日,沙钢股份突然发布一系列公告称,控股股东沙钢集团已于2月16日与境内自然人李非文、刘振光、黄李厚、李强、王继满、朱峥、刘本忠、燕卫民、金洁分别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沙钢集团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8.6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5.12%。按照5.29元每股的转让价测算,沙钢集团当时减持股份一次可套现约45.96亿元。  据悉,沙钢集团出售沙钢股份股权后的持股比例降至19.88%,如此大规模的股份转让在当时的钢铁业界引起了诸多议论,甚至有猜测说沈文荣将借此退出产能过剩的钢铁行业。  值得说明的是,前述受让股权的9个自然人身份“神秘”。其中公告明确披露,受让1.1亿股的刘振光为龙宇燃油的实控人之一。而受让1.13亿股的李非文,当时有猜测其为飞尚实业集团董事、副总裁,其哥哥李非列为飞尚系的大当家;另一位自然人金洁,则被猜测为中弘股份副总经理、董秘。关于这些猜测,沙钢人士在当时记者采访时均未否认。  沙钢股份表示,9个自然人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且上述自然人与沙钢集团之间亦不存在关联关系,9人还承诺不谋求与其他自然人及沙钢集团一致行动以获取沙钢股份的控制权。即沙钢集团仍为沙钢股份的控股股东,沈文荣仍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沙钢集团当时强调,“通过协议转让方式筹集转型发展所需的资金”,引入投资者,有利于协助上市公司制定长期发展战略,加速产业布局,延伸产业链,推进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健康发展步伐。  据了解,9位自然人受让股权的价格为5.29元每股,而2015年上半年沙钢股份股价一路上涨,在6月25日停牌前几日,其股价最高触及34.95元/股。截至目前,9位自然人“6个月内不减持”的承诺已经完成,以目前的股价测算,9位自然人仍能实现盈利。但是对前述5位实施了股权质押的自然人股东而言,股价已经大幅低于实施股权质押时的股价。  沙钢或继续推进转型  实际上,沙钢股份仅是沙钢集团旗下钢铁资产的一部分。根据沙钢集团的官网信息,目前该集团在钢铁业务板块有4家钢铁生产企业,炼钢年生产能力为3920万吨,主导产品包括宽厚板、热轧卷板、冷轧卷板等60多个系列,700多个品种,而沙钢股份仅是集团旗下钢铁板块的优特钢资产;另外,沙钢集团在非钢领域投资了资源和能源、贸易物流、金融投资、产业链延伸、风险投资、房地产等六大类,累计投资金额数百亿元。  沙钢股份的前身为高新张铜,早在2010年,陷入退市危机的*ST张铜,以向沙钢集团非公开发行约11.8亿股的方式,购买沙钢集团持有的江苏沙钢集团淮钢特钢有限公司63.79%股权,完成了资产重组,淮钢特钢由此实现借壳上市。  历史资料显示,除了沙钢股份,沙钢集团还持有长江润发5.3%的股权以及Grange Resources Limited(澳洲铁矿石上市公司)46.87%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沙钢集团去年实现销售收入2058亿元、利税47.4亿元,其中利润为18.9亿元,这一业绩在国内钢铁企业中排名前列。而此前钢铁业内一度存在沙钢集团将集团资产整体装入沙钢股份的猜测。  此次沙钢股份重组并非外界猜测的沙钢集团整体上市,而是向新能源、新材料以及IDC互联网大数据等领域转型,揭晓了沈文荣在沙钢股份这个平台上的布局和规划。但此次重组转型的失利,是否会改变沈文荣的布局?  对沈文荣而言,一个很直接的影响或在于沙钢股份重组转型时间的延后。沙钢股份日前表示,在复牌后的6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但沙钢股份同时强调,公司将以新能源、新材料以及IDC互联网大数据等领域为未来发展方向,“将充分利用现有优势资源积极创造有利条件,拓展公司发展领域,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促进公司战略转型。”  有意思的是,在公司复牌前的1月15日,沙钢股份与江苏智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上海蓝新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合伙协议》,双方拟成立产业并购基金,“委托适当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适合的IDC产业收购机会,并采取适当措施予以锁定。同时,择机募集设立产业并购基金,完成对锁定交易对象的收购。”沙钢股份表示,成立产业并购基金,将有助于推动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互联网大数据产业战略布局,配合公司联合境内外合作伙伴进行IDC项目的规划、开发、建设、并购、运营、管理等,加快公司转型发展步伐。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本次协议转让的股份存在质押情况,如所涉质押股份未能按协议约定解除质押,或交易双方未能严格按照协议约定履行相关义务,则本次交易是否能够最终完成尚存在不确定性。

协议达成的同一天,刘振光撤回了前述举报。今年3月,上述股权的转让完成过户登记,转让价为每股8.05元,最终成交价11.18亿元。

12月27日,沙钢股份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于12月21日与公司境内自然人股东刘振光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刘振光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1.39亿股股份,以8.046元/股的价格转让给沙钢集团,转让价款合计人民币约11.18亿元。

。公司计划通过增发股份,收购海外数据中心公司GS的51%股份,交易总价达到237.8亿元。

图片 1

记者 | 庄键

2015年,当陷入经营困境时,沙钢股份开始谋求转型,经过长达两年的停牌,重组得以完成。2018年11月,沙钢股份发布交易预案称,以237亿元的价格收购苏州卿峰100%股权。据了解,沙钢股份收购苏州卿峰是看好该企业持有Global Switch 51%的股权。Global Switch是全球第二大批发数据中心提供商,占全球市场份额的7.7%,股权估值约为52.47亿英镑,约合人民币460.62亿元。2016年、2017年、2018年上半年,Global Switch净利润分别为4.03亿英镑、3.33亿英镑、8350万英镑。

1

上一篇:广发银行针对新三板拟挂牌及挂牌成功的中小企业特别推出创新的,广发·融川新三板项目对接论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