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匍京公司-最全网站手机版app官方下载 > 其他 > 中南文化9月13日以4.45元/股收盘,这是"中植系"今年至少第6次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中南文化9月13日以4.45元/股收盘,这是"中植系"今年至少第6次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2020/03/19 05:24

【机械网】讯  自2013年以来,影视板块无疑是A股的一大亮点,除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等正宗影视企业频频并购外,熊猫烟花、北京旅游等公司也将触角伸向了这一炙手可热的市场。  如今,中南重工也加入了影视行业的跨界并购浪潮。中南重工今日公告称,拟定增10亿元收购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辉煌)100%股权;公司股票将于今日复牌。  跨界进军文化产业  经初步预估,以2013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大唐辉煌股东权益的预估值约为10亿元,而双方敲定此次交易对价即为10亿元。  根据预案,中南重工拟以每股8.56元的价格,向大唐辉煌原股东王辉、中植资本等合计发行不超过9651.54万股,并以现金方式支付约1.74亿元;另拟以8.56元/股的价格,向常州京控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1.74亿元,用于支付现金对价,发行数量合计不超过2030.70万股。  资料显示,大唐辉煌成立于2004年,主营业务为电视剧制作、发行及其衍生业务,其股东包括唐国强、陈建斌等知名演员。  截至2013年12月31日,大唐辉煌投资制作的电视剧共计24部753集,其作品包括《幸福向前走》、《火线三兄弟》等热播连续剧。截至2013年末,大唐辉煌总资产为6.47亿元,2011~2013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1.70亿元、2.05亿元和2.2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500万元、6211万元和6632万元。  为了防止业绩变脸,交易对方承诺,交易标的2014~2016年扣非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9450万元、1.17亿元和1.44亿元。笔者注意到,此次并购方案将业绩承诺作为交易对方主要股东王辉、周莹、王金股份解禁的前提。  中南重工表示,收购完成后,公司将实现从单一的工业金属管件及压力容器制造,向先进生产制造与文化传媒产业并行的“双主业”转变,多元化发展战略初步实现。  中植资本突击入股  笔者注意到,中南重工上述交易不仅将导致主营业务的转变,就连其股权结构也将出现重大变革。  在此次交易前,中南集团持有上市公司1.42亿股股票,持股比例为56.10%,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其中,陈少忠持有中南集团99.17%股份,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但在交易募集配套资金环节,常州京控拟以现金认购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约2030.70万股股票。该公司刚刚成立于2013年12月,目前尚无具体经营业务,中植资本持有其100%股权;同时,中南集团还拟向中植资本转让1751.55万股上市公司股份。  因此在交易及已发行股份转让完成后,中南集团将持有上市公司约1.24亿股股票,持股比例缩水至33.59%。相对应的是,中植资本、常州京控将合计持有中南重工约6742万股股票,持股比例将达到18.27%,中植资本将升至第二大股东。  资料显示,2013年7月,大唐辉煌以7.97元/股的价格进行非公开发行,中植资本耗资1.9亿元认购2384万股,持股比例为25%。如上述交易完成,中植资本在数月时间内便可获利约6000万元,考虑到市场对影视概念的热捧,未来其收益可能还会有更大上升空间。【打印】 【关闭】

今年以来频频亮相A股定增的“中植系”再度出手。一周之内,“中植系”先是5.88亿元收购大智慧旗下资管公司,而后掷资1亿元参与北陆药业定增,引发资本市场关注。北陆药业近年来外延扩张动作迅猛,参与此次增发的实际控制人王代雪有提升持股比例需求,9月25日复牌当天一字涨停。

图片 1

中南文化31账户遭冻结 市值缩水7亿 连续回复两份关注函,披露上市公司母公司及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的有息负债共23.58亿元

“这是"中植系"今年至少第6次参与上市公司定增。"中植系"今年来动作频频,主要通过参与定增进入上市公司,并力推上市公司通过并购等方式快速做大市值,最后择机套现。”广东煜融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吴国平表示。

来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丨朱艺艺 杭州报道编辑丨李新江一度押注热播电影《我不是药神》、《一出好戏》而名声大噪的中南文化,却把控不了自身的命运。21世纪经济报道跟踪了解,围绕中南文化,一系列不同的资本角色,在“掏空”上市公司过程...

图片 2

8000万定增浮盈4成

来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

9月13日早间,上市公司中南文化连续回复两份关注函称,公司旗下已有31个银行账户遭冻结,上市公司母公司及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的有息负债共23.58亿元。此外,中南文化还对公司或子公司涉及的诉讼再次梳理,目前涉诉11项,涉及总金额3.22亿元。

9月24日晚间,北陆药业公告,公司拟以12.96元/股的价格向王代雪、京湖资本、李晓祥和刘宁等四名投资者定向发行1929万股,募资2.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记者丨朱艺艺 杭州报道

9月13日,中南文化股票跌停。盘面消息显示,中南文化9月13日以4.45元/股收盘,跌幅达到了9.92%,对应总市值62.77亿元,较前一交易日69.68亿元的总市值缩水约7亿元,股价较两年前下跌超5成。

据预案,王代雪认购520万股,京湖资本认购771万股,李晓祥认购520万股,刘宁认购115万股。公告显示,王代雪是公司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刘宁是公司副总、董秘,李晓祥则持有北陆药业参股公司深圳市中美康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82.5%的股权,与北陆药业关系匪浅。

编辑丨李新江

31个银行账户遭冻结 部分负债出现违约

值得注意的是,认购股份最多的京湖资本,成立于公告发布前的21天,即2014年9月3日,应该是特意为参与此次定增而临时设立的公司。京湖资本的控股股东为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解直锟。解直锟正是一贯低调、喜欢隐身幕后的“中植系”掌门人。

一度押注热播电影《我不是药神》、《一出好戏》而名声大噪的中南文化,却把控不了自身的命运。

此前新京报报道,中南文化8月27日公告披露公司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等事项,此后收到多份问询函。

“这符合"中植系"在资本运作中随设随弃壳公司的一贯手法。”华南一私募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跟踪了解,围绕中南文化,一系列不同的资本角色,在“掏空”上市公司过程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而在掏空过程中,违规对外担保、虚开承兑汇票等一系列操作模式频出,交易对手在“明知”涉及违规交易时,仍然“踊跃”参与。甚至按照司法判例,一系列抽屉协议最终大概率会被司法支持,最终留给上市公司的反而是无休无止的资金风险。

9月以来,中南文化已经回复了5份问询函,对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少忠因其控制的中南重工资金紧张,指示上市公司财务人员开具虚假商业承兑汇票,并通过贴现转入指定的第三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事项进行披露。

上述私募人士认为,此次北陆药业引进的京湖资本和李晓翔,应该都属于战略投资者,所购股份限售期均为36个月。“应该还有故事可讲,今年只要沾上"中植系"的股票都表现强势,尤其是中南重工和松辽汽车.这应该也是市场强烈看好、复牌一字涨停的原因之一。”

这些角色涉及担保公司、私募机构乃至国内知名的资本系。

9月13日,中南文化在最新的回复问询函公告中称,截至目前,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孙公司银行账户共计192个,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共计31个,占公司银行账户总数量的比例为16.14%。

仅在北陆药业公告两天前的9月22日,大智慧发布公告,拟将北京博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以5.8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北京荣硕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荣硕农业注册资本仅为2000万元,嘉诚中泰文化艺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荣硕农业1980万元股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99%,为荣硕农业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嘉诚中泰此前在A股市场中早有身影,资料显示,该公司为解蕙淯全资持有。解蕙淯现为中植集团二股东,被认为与解直锟有关联关系。

而故事的另一面,则是一众人等在中南文化的跌宕起伏中赚得盆满钵满。从一家传统的制造业企业,涉足影视文化,再到最终爆雷。其市值从上市初的24亿元起步,最高达到200亿元附近,一路下跌至如今的19亿元,能否准确把握周期变迁的角色众多。

截至2018年6月30日,中南文化货币资金余额为2.75亿元,其他流动资产中理财资金4000万元。货币资金余额不足3亿,但是中南文化的有息负债超过23亿元,其中还有部分已经出现违约。

“这一次直接收购资产与常规手法不一样,目前还不清楚"中植系"的实际目的。不过,出让方大智慧很可能是因为要收购湘财证券,面临资金压力,通过处置资产回笼部分资金。”广州证券一位分析师认为。$pager$

当中南文化股价临近1元关口,后面的却是一个难言乐观的“十字路口”。在原实控人“骑虎难下”时,抽身离去者或许才是主角。

根据中南文化公告,目前上市公司母公司及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的有息负债共计23.58亿元,其中上市公司有息负债18.64亿元、子公司大唐辉煌有息负债5600万元、中南红文化有限有息负债1.84亿元、中南重工有限有息负债2.53亿元。

善“讲故事”不控股

摩山保理再现魅影

上述有息负债中,有7笔已经出现违约。中南文化称,出现逾期或违约的情形均为非银行金融机构,其中正在就对江阴滨江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5000万元、对江阴高新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6亿元两笔逾期借款与借款方协商办理展期事宜。

作为一个资本系族,“中植系”真正引起资本市场瞩目是在今年3月参与中南重工重组。此一役将“中植系”在资本市场的长袖善舞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南重工复牌后短时间内更是大涨50%。

仅从数据来看,从2018年8月27日以来,中南文化自曝被原控股股东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原实控人陈少忠“掏空”,并牵扯出虚开承兑汇票、违规对外担保等一系列风波,合计金额14.11亿元。

曾参投《我不是药神》、《一出好戏》

今年3月19日,中南重工公告重组方案:收购影视公司大唐辉煌。所需资金来自定向增发,增发对象为中植资本、嘉诚资本、常州京控,三家公司分别通过两次入股大唐辉煌、直接受让中南重工股份、新设公司参与配套融资的“三重”渠道,一举成为重组后中南重工的第二大股东。有媒体调查发现,上述三家公司均为“中植系”旗下公司。

这个数据相比中南文化的市值高峰,似乎不值一提。但现如今,已经逼近中南文化19亿的市值总额。中南文化面对的,几乎仅剩“壳”价格。

1987年,20岁的陈少忠来到江阴县山观镇的金童小学下属的一家金属制品厂工作。1998年,成为实际控制人,并一直担任董事长。2006年7月,陈少忠在新加坡上市计划未果后,一直在努力推动公司在A股上市。2010年3月,中南重工的IPO通过审核,公司最终以18.58元/股的价格发行了2157万股,实际募集资金由4亿元。

不久后的4月9日,中南重工再发公告:与中植资本、中南集团合资成立文化产业并购基金,总规模不超过30亿元。先由中南重工、中植资本发起设立基金管理公司,再与中南集团、中南重工、中植资本共同发起设立并购基金。

根据21世纪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时隔一年,陈少忠已失去了公司实控权,在8月28日中南文化披露的最新进展中,中南重工违规占用4.3亿元资金已归还,但2064.05万元的利息仍待归还。

2014年,中南重工宣布计划发行股份收购资产,计划以10亿元的价格购买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交易对象有王辉、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嘉诚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机构,中南重工也变成了“中南文化”。

上一篇:边根据现场情况与雷沃旋挖钻远程救援团队商量进一步的救援措施,老张随车边往客户工地赶边接听远程会商电话 下一篇:没有了